不得提出离婚的约定有效吗?

作者:兰玉梅律师团队 来源:原创文章

案情介绍:

柴明与孙怡在出国旅游途中相识,两人一见钟情,感情迅速升温,并于2009年7月21日登记结婚。婚后的二人世界也十分甜蜜,直至两年后他们的孩子柴蔚出生,两人的关系开始变得很紧张,经常因为一些家庭琐事或者照顾孩子的问题发生激烈的争吵,甚至有时柴明会对孙怡大打出手。就当心灰意冷的孙怡打算放弃这段感情时,柴明交给孙怡一份协议书,称自己以后绝不再辱骂及出手打人,并愿意将自己婚前个人所有的房屋加上她的名字,但要求孙怡不得随便提出离婚的事,否则放弃对房产拥有权及子女抚养权。思虑再三,孙怡表示接受这份协议并原谅柴明。两人于2011年12月27日重新办理产权证,房屋变更为柴明、孙怡共同共有。

然而,两人之后的生活并没有因此回到正轨,矛盾冲突愈演愈烈。2012年6月孙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,法院经审理认为,结合庭审情况及相应证据,可以认定柴明在家庭生活中对孙怡实施了家庭暴力行为,导致双方夫妻感情破裂,故判决双方离婚。

离婚后,失去一半房产的柴明又向法院提起了要求撤销房屋赠与的诉讼,称孙怡违反协议书约定的义务提出离婚,要求撤销其对孙怡的房屋赠与。孙怡则表示离婚的原因是柴明有家庭暴力,坚决不同意其撤销赠与的主张。那么,柴明的诉讼请求能获得法院的支持吗?

律师点评:

我们代理的案件中,经常有当事人会询问我们这样的问题,例如“我和妻子可以约定离婚后我给对方一百万元,但是至孩子成年前,她保证不能再婚吗?”或者“我们结婚后,保证不能离婚。若一方提出离婚,需赔偿对方一百万元损失费。”这些约定跟上述案例中的约定一样,都企图用财产性契约来对身份关系做出一定的限制。那么,用财产性契约来约束身份关系,是否有效呢?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第一百九十条规定:“赠与可以附义务。赠与附义务的,受赠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。”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:“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。” 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:“受赠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赠与人可以撤销赠与:…(三)不履行赠与合同约定的义务。赠与人的撤销权,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原因之日起一年内行使。”对于所附义务,依据合同自治原则,可由双方当事人自行协商确定,但同样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的规定,相关约定如存在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、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等法定情形的,应属无效。

本案中,协议书中关于“双方不得随便提出离婚之事,否则提出方放弃对房产拥有权及子女抚养权”的相关约定,系以财产性契约约束身份关系。因为我国法定的婚姻自由包括结婚自由与离婚自由两个方面,这是我国法律赋予的婚姻关系当事人不可剥夺的法定权利。上述双方协议书中关于提出离婚一方放弃财产权利的约定,违背了上述相关法律规定,亦有违社会公序良俗,应属无效。同时上述房屋已经加名,赠与行为也已经完成。柴明以孙怡提起离婚诉讼,违反了上述约定,未履行赠与所附义务为由要求撤销赠与,没有法律依据。

本案法院经审理认为,双方对涉案房屋共同共有在此前已经达成一致,涉案房屋已经加名,赠与行为已经完成,因此对其撤销赠与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。柴明不服判决,提起上诉。最终二审法院也驳回了柴明的上诉请求。